麟叁、

我曾经想死 因为还未与你相遇

aph独普·记忆

公元10世纪的中欧有无法逾越的岐山森林,尚处蛮荒,从出生就是不断的掠夺与被欺凌,在此四百万人的未来何去何从无从知晓。
奥托在936年—973年期间的努力维持着自己的统治,然而弥留之际时,恍惚中仿佛又见到了在亚琛加冕后入住法耳茨行宫时见到了那个称为路德维希的孩子那一幕,在加洛林式的八角形教堂,站在门洞背后是四周环绕数层浮雕和石刻,湛蓝的眼眸凝视在自己,稚嫩的声音在回荡“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无论何时我都将站在你身边,对你诚实并随时准备捍卫你的尊严。”随着语音落下代表他们从一个零散部落的正式成为德/意/志/民族。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初次见到路德维希是在普鲁士地区的一个殖民地,当时他站在一个胡子长长的老者身边。金色的短发,少许的刘海乖巧的帖服在前额,尽管他们的发色和瞳色完全不一样但是并不妨碍基尔伯特对这个小男孩好感度直线上升,瞧瞧多么可爱的眼神啊!天啊!他可真是天使。在产生这个想法时他已经站在路德维希面前了。“本大爷比你强,所以本大爷是哥哥!你是弟弟,但是本大爷会保护你的!”路德维希有些发愣,低头看看被紧握的双手有点拘束的抽了抽对方却捏的更紧了。微微抬头看到基尔伯特嚣张的笑脸,咬咬下嘴唇,路德维希直视基尔伯特,湛蓝与赤红倒影着彼此的身影“哥哥。”
1512年他们被迫分开,基尔伯特被带往波/兰/王/国的藩/属,路德维希留在这里,他在人群中注视着那个被白色披风围绕是银色背影,不自禁眯起眼睛。“继承铁十字的骄傲前进吧!胜利最终会是我们的。”一句话和一枚黑白相间的十字架,路德维希仅剩下的回忆。阿卡的骑士团依旧在寻找安身之处,穿过罪孽的桥梁,黑暗笼罩前行的道路,带上王冠高举权杖。世人承认了他们的强大,很显然他们成功了。大殿之上的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举起手指天呐喊“帮助、救治、守卫”台下的战士和台上的那个人一起拼命呐喊高呼。
1740年5月31日“万恶之源”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与“军事天才”的腓特烈相见。王继承战争,七年战争,无数的经典战役,他在不断向全欧洲展示了双头鹰旗帜的骄傲,世人崇拜他,追捧他,却没有多少人知道其实他喜欢吹笛,因为这不符合一个国王的爱好,更没有人知道其实他很想在卡特上尉的墓前痛哭一场,可笑的是自己就连表现出任何怀念也不可以,面具戴的久了也就忘记摘下了。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曾经问过手持长剑的王“你满意你的成就吗?”他挥剑的手停顿下,收起剑云淡风轻指着基尔伯特“你是战争之子,我是胜利的加冕者。”这个男人用自己的一生成就了一个帝/国。他称那个温文儒雅的青年为“腓特烈老爹~”即使知道自己与他们不同。在知道腓特烈去世的消息时路德维希还在烦恼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的牵连,放下手中的文件,双手合十,他已经不同与基尔伯特印象中的形象了,柔软的金发梳成干练的大背头,稚嫩的手掌已布满老茧。哥哥好像又要忙了,似乎想起什么他歪歪头微微一笑,哥哥还没有发现吧,他的人民已经开始被同化了。
是的,圣城时代已经过去,银色的碎发、白色披风、红色十字和宝剑戴铁十字,尊严、自由、流浪,一切似乎在1871年就已落定尘埃。与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的关系让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很是心烦不安,还有来自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威胁,不排除对权力金钱利益的渴望,长时间的不稳定终于让基尔伯特爆发,最终向世界宣/战。他们再一次相见,只不过因为路德维希发型进行了长期的讨论,基尔伯特反省了一段时间还是不明白于是去问路德维希,路德维希表示“有时间研究我的发型还不如在去想想怎么让阿尔弗雷德·F·琼斯那个家伙离我们远点。”1918年11月,路德维希宣布投降了,面对27个敌人,即使是基尔伯特和路德维希还是力不从心,他们没有想到因为这次战争之后世界形势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同时战后的债务,社会秩序,人民不满情绪无不让他们崩溃,面对他/国的咄咄逼人他们再一次走上了歧路。
路德维希后悔了!在铺满铁丝网和砖石的围墙他从来没有向现在一样后悔过!全长155公里。哥哥在另边,自己过不去,他也过不了。我们生为一体却无法相见,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无数次想逃离去见路德维希,一次不行、两次、三次、……
基尔伯特背靠在墙上仰着头高举手掌,路德维希双手扶墙把额头靠在后砖上,
“阿西啊~我这边人越来越少了。”路德维希逐渐握紧双拳,
“阿西~你说要是我们在见面了一定要好好的喝一杯!已经好久没有和你喝贝克。”
“对了~其实多特也不错的,前提是和火腿一起的话。”
“阿西~我突然有点困了。”
“阿西~~你为什么不说话啊~”
“阿西~~我先睡一下哦~回家的时记得叫我哦~~”
路德维希仿佛再也站不稳猛地双腿跪地,头埋入双臂忍不住的哽咽出声。
面前的高墙开始出现裂纹,向四周扩散,对面的有欢呼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巨响掀起无数的灰尘,路德维希身后聚集的人也越来越多,墙壁倒塌了,墙两边的人在互相拥抱,亲吻。
停留在国旗上的雄鹰,落下羽毛,挺胸高唱:勇敢的战士,前进吧!无畏敌人的武器,无惧敌人的炮击,用血拼出我们的未来,用我们的双手建立自己的国家。
我们不是奴隶,我们要自由……

应该算是番外吧。。。。也许吧。。。

窗外的阳光透过绿荫撒进屋内,让白皙的脸颊看起来更加柔和。门外有人在敲门,停顿了许久又响起开门声,逆光而入的青年一身挺拔的西装,精练的大背头,环顾四周看到床上的身影湛蓝的眼眸一闪,直径走向床边,注视着与自己相貌不符却叫了多年的哥哥,弯腰伸手想把他凌乱的银发整理一下,但效果并不理想,就如本人一样不服贴的竖立在上方。
青年继续保持着弯腰的姿势,轻拍了下那个嘴里还不知道在呢喃些什么的脸颊,对方眼睛微微颤抖,缓缓张开带有少许水雾的赤瞳,迷迷糊糊的揉揉眼睛,待看清楚了眼前的蓝色便灿烂地微笑,伸开手臂环抱青年的脖子,“阿西~早安!”

评论
热度(10)

© 麟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