麟叁、

我曾经想死 因为还未与你相遇

不死·百合

乌鸦还在黄昏前的树枝上争吵,打湿的翅膀无法离开树荫的庇护,一边躲藏一边嘶吼。因胡乱挥舞翅膀而落下的羽毛隐藏在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不复存在的骄傲里,现在的他已经被战争摧残的已经支离破碎了,布满泥土的军服已看不出原版的颜色。
托里斯·罗利纳提斯站在雨中,伊万阻挡在他的面前,托里斯想呐喊!很想让菲利克斯停止,不要再向前爬!我们已经回不到波兰立陶宛王国的辉煌了。所以,放弃吧!不断落下的雨滴让托里斯的眼前有些模糊不清。
“你狼狈的样子还真是好玩呐!”
托里斯僵硬的看着菲利克斯艰难的抬起头,发紫的嘴唇颤抖闭合,不要笑啊!有什么好笑的!你已经遍体鳞伤了!不疼吗!?
曾经耀眼的金发已经沾满泥浆,纤细的手指现在已经指甲脱落破裂,鲜血被不断的冲刷干净直到伤口再也无法自愈开始发白,明明应该是不畏死亡的身躯却已经跪倒在自己面前。托里斯已经不忍在看下去了,他扯了扯站在自己面前的高大身影的衣角,淡黄色的头看向托里斯,带有笑意的紫瞳让他不自禁的颤栗。
“我们走吧。”
“哎~~~~托里斯不想看了嘛?为什么,你看~~他趴在地上的样子好好笑啊!”
伊万·布拉金斯基歪一歪头,一幅故作天真的模样。
“怎么了?这就要走了吗!就只是这样吗?哈哈哈哈哈,嘶!咳咳。。。”
地上的菲利克斯听到伊万的话后有些慌张的对他嘲讽起了,却因为扯到伤口而停止继续说话。果然!伊万听到那个不知死活的嘲笑后笑了笑,在菲利克斯面前蹲下来,突然伸手掐着他的脖子,菲利克斯表情痛苦的挣扎,不断的想用手去扒开伊万。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不敢杀掉你吧!”
伊万还在继续用力收紧,心满意足的欣赏菲利克斯的表情。托里斯冲到正在纠缠的两人中间,推开伊万挡住快窒息的菲利克斯。
“走吧。”托里斯还是那句话。
伊万有些扫兴的看着托里斯和他后面的菲利克斯,刚打算说什么却突然笑起来了。
“好吧~既然托里斯都这么坚持了。”目光转向刚刚逃过一劫的菲利克斯,看对方逐渐从刚才的刺激中恢复过来,接着就低下头嘴唇贴在托里斯耳垂旁。
“看我这么听话托里斯不该给一下奖励嘛~~~”
因为伊万突然的动作而全身警惕,在想推开他之前伊万已经离开了,还是人畜无害的微笑。
托里斯没有动,伊万等了一会儿就没有耐心了,刚想下一个动作就被托里斯拉住。菲利克斯眼睁睁的看着托里斯伸手环抱伊万,他们在相拥亲吻。
菲利克斯觉得身上的伤口瞬间聚集在胸口里了!撕心裂肺的疼!无法停止的扩散!溃烂!眼前越来越多红色遮住视线。
艰难的抬起手臂把手指深深插进头发,连站起来也做不到只能吃力的弓起背部。思绪同无法聚焦眼睛开始扩散,用力的敲打头部但是毫无用处。
菲利克斯的记忆就停止在托里斯回望的那个瞬间。
“不要走。”瓢泼大雨掩盖了微弱的呼叫声,离开的两个人没有听见,包括菲利克斯自己。
1795年,波兰立陶宛王国正式灭亡。(部分资料参考百度)


【番外日常】

广场中央的喷泉并没有缓解空气中闷热,树荫旁的长椅还带有太阳的余温,就在托里斯还在抱怨某位迟到人员时一只白鸽轻巧的飞过树荫落在他的膝盖上。
哎?!所以现在应该怎么办?!
托里斯惊讶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不速之客,怎么直接飞身上了?
怎么办?是直接赶走么?可是这样它会不会有点可怜啊,要是不小心伤到她怎么办?
就在托里斯还在纠结中时,白鸽好像感觉到自己降落的地方好像有点不太对,转了一圈,摆摆头就离开这个有点粗的“树枝”。
托里斯眼看着白鸽飞离自己身边还有点小难过呢!
其实你再待一会儿也没有什么啊,我也不会赶你走。
“哟!托里斯~” 
还沉浸在‘白鸽有可能不喜欢自己’的悲痛情绪中的托里斯被吓了一跳。
“哈哈哈哈!看见我你就这么开心么!”
一个金色的脑袋反射的光芒有些刺眼,下意识眯了眯眼睛。
托里斯也不知道是应该从迟到还是我见到你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开心开始抱怨,看了看菲利克斯一如既往的嚣张的笑脸无奈的低下头,算了吧!
之前是你等我!现在换我等你也不吃亏。
“下次记得早点到好吗!明明是你邀请我去你的花田的!”
“知道了~快点!我今天出门的时候又看见我的小可爱开了几朵!”
“三色堇?”
“还有你之前给我的芸香的种子!”
菲利克斯拉着托里斯的手,迫不及待的想带他去看自己为他所建立的最美风景。
我们曾经是朋友,也是亲人,我们曾经是爱人,也是敌人。
然而现在,我们什么都不是。

 

评论
热度(2)

© 麟叁、 | Powered by LOFTER